【置顶】 【原创】 我家珍藏的老唱片

海南那日子,我在“兵宣”工作。偶然一天被指令到海南民族歌舞团去抄一份《开山歌》的谱子,顺便看看有什么音乐资料带回组建不久的宣传队。上世纪70年代初的海南民族歌舞团很有名气,但团部却非常简朴,我被安排在一个漏水的杂物室进行我的抄谱工作。

《开山歌》是一份五线总谱,我没头没脑抄了半天。喝水时才偷闲环视破房子四周,发现角落一个破木箱里装着好像是唱片之类的东西,我过去翻了翻。显然,从积满灰垢破烂不堪的唱片和封套判断,这是一批“被清理对象”。

我见惯不惯随手抽了几张瞅瞅,都是些什么斯特劳斯《圆舞曲》/雷哈尔《风流寡妇》/中国民歌《瞧情郎》之类的“毒草”。罢罢罢,真是歌舞团,连这些早该扔掉“封资修”还迟迟不解决。我起身拍拍手上的灰尘,唾沫间,有一角熟悉的封套勾住我眼球。我急忙用力把它从夹缝中拔了出来。我的妈呀,是它。就是它!文革时候抄家给抄走,父亲垂泪了好几天的老唱片。我如获至宝,顾不得肮脏,用它压住胸口,别让心给跳了出来。

“里面没有唱片”一个老头站在门口对我说:“唱片不知给谁拿走了。”

“老何!厕所咋这么脏?”一个年轻人吆喝过来。指着老头背影对我说:“这样的人还配当作曲家?搞卫生都便宜了他”。

我彻底失望了。原想借抄谱拜会认识几位音乐家,听说他们全被打倒不信,今个儿证实了。当然,更失望刚才捡唱片这一幕。我坐回我原来的位置,忘掉此事,忘掉,抄谱,忘掉……

三天的行程结束了,我离开时从海口到那大的班车开得很早,没有人送行。车刚一拐出车站,就来了个急刹。司机大吼:“老家伙你不要命呀!”

“对不起,车上的孩子忘了拿这东西”。老何颤颤抖抖把一个用报纸裹着的圆盘从外面递个我: “孩子,这东西找到了,在垃圾池里…..”看着车窗外远去的背影,我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。车里所有的人都在笑我。笑吧!多少年我已经没有这样哭过了。

五年后,我返回老家,再十年,老父亲和老何都先后离开。老唱片也换上了个91年版的封套。然而,没有人再“敢”动我的珍藏品。每次播放它的时候,家里的人都悄悄安静下来。他们只知道喜欢唱片,尤其喜欢这张《长征组歌》唱片。播放时,不容许别人打扰。

在纪念长征胜利80的日子里,我又庄重地把它放在唱盘上。“红旗飘,军号响……”今年的歌声特别嘹亮,我感觉比起以往更感人至深。不是梦见红军回来,是看见红军精神终于回来了。


系统分类: 文化  个人分类: 默认
·本文只代表博友个人观点。本文版权归作者和新华网共同拥有,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。
上一篇: 妈 妈
    评论(3) | 阅读(39162) | 推荐(1) | 打印 | 举报 分享到: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     2016-10-25 21:31
我家珍藏的老唱片

引用此文

你可以使用这个链接引用该篇文章
http://wshiygb.home.news.cn/blog/a/0101008D08A00D2DF068FFD6.html  复制链接

此文评论

发表评论

用户名:
密码:
 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   
留言页面 相册列表 日志列表 博文列表